聯系我們
藏品搜索
你的位置:首頁 > 典當資訊 > 典當法規

典當綜合費用的相關法律問題分析

2017-08-02 17:21:00      點擊:
  綜合費用系《典當行管理辦法》首次創設的概念和制度,之後的《典當管理辦法》繼續沿用了綜合費用這一概念。由此可見,綜合費用是典當行業特有的一項制度。本文中,針對綜合費用概念的曆史沿革、典當綜合費用的法律屬性、預扣綜合費用的法律效力及絕當後繼續收取綜合費用問題進行淺薄分析,以期與各位同仁共同探讨。
一、“綜合費用”概念的曆史沿革
1、1996年4月3日,中國人民銀行頒布了《典當行管理暫行辦法》(銀發〔1996〕119号),從一定程度上緩解了典當行業無法可依的混亂局面。《典當行管理辦法》第三十三條規定:“典當的費用包括服務費、保管費和保險費等,其月綜合費率最高不得超過當價的45‰”。該條并未将典當行收取費用的性質界定為“綜合費用”,而是使用了“費用”概念,并列舉這些費用包含服務費、保管費、保險費等一系列可能在典當過程中發生的費用,并規定了這些費用的綜合費率不得超過當價的一定比例。
2、2002年12月31日,國家經貿委頒布的《典當行管理辦法》第三十四條規定:“典當綜合費用包括各種服務及管理費用。質押典當時,月綜合費率不得超過當金的45%。房地産抵押典當時,月綜合費率不得超過當金的30%。當期不足5日的,按5日收取有關費用”。由此,《典當行管理辦法》才正式将典當行在利息之外收取的費用明确界定為“綜合費用”,并明确了其是對于各種服務及管理等勞務性的間接費用,而非保管、辦理保險等為當物的保值所采取措施的直接費用。
3、2005年2月9日,公安部、商務部聯合頒布的《典當管理辦法》第三十八條規定:“典當綜合費用包括各種服務及管理費用”。《典當管理辦法》繼續沿用了《典當行管理辦法》關于綜合費用的概念。
二、綜合費用的法律屬性
1綜合費用是典當行業特有的概念和制度
綜合費用系國家經貿委《典當行管理辦法》首次創設的概念和制度,它僅适用于典當行業,是基于法律規定直接産生的一項費用。之後的《典當管理辦法》繼續沿用了關于綜合費用的概念。《典當管理辦法》第三十八條規定:“典當綜合費用包括各種服務及管理費用”。在其他借貸法律關系中并無這一概念和制度。由此可見,綜合費用是典當行業特有的一項制度,應當将其置于典當法律關系中進行考量,不應将綜合費用與其他借貸法律關系進行簡單的等同理解,而應結合當物屬性、典當行業從事借貸業務的風險以及利益平衡等因素進行綜合分析、評價。
2綜合費用不屬于孳息範疇,屬于“費用”範疇
綜合費用在法律屬性上不屬于孳息範疇。《民法通則》中的“孳息”是指由原物所産生的收益。同時,孳息分為天然孳息和法定孳息。天然孳息指因物的自然屬性而獲得的收益,如果樹結的果實;法定孳息指因法律關系所獲得的收益,即以有體物或無形财産供他人用益而獲得收入,從而産生用益法律關系。利息産生于本金的用益權益,屬于法定孳息範疇;而對綜合費用定位非常明确,屬于“費用”範疇,即典當行就典當業務的進行所付出的勞務等的費用,與本金的占有、使用以及收益等權益無關。
3綜合費用不屬于直接費用範疇,而屬于服務、管理間接費用
綜合費用不屬于直接費用範疇,即對于當物進行保管、辦理保險等事務的直接費用,故其處理方法應該是按照實際發生的額度實報實銷,除非交易雙方事先約定由典當行包幹使用,方可按照固定的費率收取。而不論是國家經貿委《典當行管理辦法》,亦或是商務部《典當管理辦法》,對綜合費率的确定均為一種比率,雖然這種比率可以在規定的最高比率範圍内向下浮動,但最終的綜合費率都是一個固定比率,這也表明綜合費用不屬于直接費用範疇,而應屬于因提供服務及進行管理所産生的間接費用範疇。
由此觀之,綜合費用是典當行就典當業務開展過程中所付出的服務、管理勞務的對價,而非基于本金在借用期間所産生的法定孳息,亦非對當物進行鑒定、保管等支出的直接費用。因此,綜合費用本質上應被認定為勞務費用,其不适用利息不得預先扣除規則,亦不适用關于保險等費用依據實際支出方可要求支付的規則。
三、預扣綜合費用的法律效力
《典當管理辦法》第三十七條第二款規定:“典當當金利息不得預扣。”該條僅規定典當當金利息不得預扣,但未明确綜合費用是否可以在當金中預扣。實踐中,關于當金中預扣綜合費用問題,各地法院判決不一。有的法院認為,綜合費用與利息性質相似,不應在交付當金時預先扣除;有的法院則認為,法律并未明确規定不得在交付當金時預先扣除綜合費用,隻要典當行與當戶在典當合同中對綜合費用約定明确,典當行可以在當金中預先扣除綜合費用。本文認為,《典當管理辦法》雖未明确綜合費用可以在當金中預扣,但是根據“法不禁止即自由”原則,隻要典當行與當戶約定明确,預扣綜合費用是合法有效的,理應得到法院的認可與支持。
四、絕當後繼續收取綜合費用問題
目前,《典當管理辦法》對于典當綜合費用的收取時限未予明确,導緻司法實踐中對于絕當後是否應繼續收取綜合費用存在不同認識,即存在不同地區、甚至同一地區不同法官在處理此問題時的裁判尺度不盡相同,加之《典當管理辦法》僅為一部部門規章,故造成實踐中各地法院判決認定較為混亂。
對于司法審判中出現的關于“絕當後不應繼續收取綜合費用”觀點予以贊同。具體理由如下:
(一)《典當管理辦法》并未規定絕當後可以收取綜合費用
《典當管理辦法》第三條規定:“本辦法所稱典當,是指當戶将其動産、财産權利作為當物質押或者将其房地産作為當物抵押給典當行,交付一定比例費用,取得本金,并在約定期限内支付當金利息、償還當金、贖回當物的行為”。該條規定參考了我國典當行業慣例--預扣綜合費用的做法。但是,本條并未規定贖當需要以支付綜合費用為前提,而是規定了在約定期限内支付當金利息。因此,筆者認為,既然贖當不以支付綜合費用為前提,絕當後就更不應該收取綜合費用。
除此之外,《典當管理辦法》第四十三條第一項規定:“當物估價金額在3萬元以上的,可以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的有關規定處理,也可以雙方事先約定絕當後由典當行委托拍賣行公開拍賣。拍賣收入在扣除拍賣費用及當金本息後,剩餘部分應當退還當戶,不足部分向當戶追索。”通過本條規定可以看出,典當行對于拍賣的收入隻能扣除拍賣費用和當金本息,并不包括綜合費用。因此,絕當後典當行繼續收取綜合費用是沒有任何法律依據的。
(二)從典當主管部門的函複來看,絕當後典當行不應繼續收取綜合費用
《商務部辦公廳關于新疆昌吉州百惠典當有限責任公司房屋抵押典當糾紛有關問題的意見》(商辦建函[2007]55号)(以下簡稱“意見”)中函複:“在有合法簽訂的合同作為依據,且綜合費用收取标準未超過《典當行管理辦法》與《典當管理辦法》規定上限的情況下,綜合費用應被認為是典當行的合法收入”。該意見對典當行收取綜合費用設置了兩個前提條件:有合法簽訂的合同作為依據和收取标準未超過規定上限。隻有同時滿足上述條件的,才能認定典當行收取的綜合費用為合法收入。換言之,在沒有合同依據以及沒有法律規定的前提下,典當行不能任意收取綜合費用。出現絕當後,并無關于收取綜合費用的相關标準,更談不上是典當行的合法收入了。不是合法收入,何談收取問題。
綜上所述,現有的《典當管理辦法》僅系部門規章,其效力等級相對較低,規定内容模糊、難以操作,易生流弊。因此,本文認為,亟需出台相關法律、法規來規範典當行業的業務發展。根據《國務院辦公廳關于印發國務院2015年立法工作計劃的通知》(國辦發〔2015〕28号)精神,《典當業管理條例》(以下簡稱“條例”)已列為2015年内力争完成的項目。《條例》的出台,将極大提升典當行業規範的法規層級,為規範典當行業持續、健康發展創造良好的法治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