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
藏品搜索
你的位置:首頁 > 典當百科 > 典當曆史

上海典當行帶你了解新中國典當業發展曆程

2014-07-14 18:33:00      點擊:

  上海典當行帶你了解新中國典當業發展曆程值得關注,衆所周知,典當業植根于舊社會,渾身上下的污泥濁水自然是不少。然而,它以小額短期質押貸款為主,居然在人類曆史上存在和發展了上千年的時間,這不能不成為一個十分值得注意和研究的社會現象。

  從中國來看,新中國建立不久,典當行在中國大陸便壽終正寝、蕩然無存。但是,随着改革開放的實現,特别是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逐步形成,典當這個古老而又神秘的行業卻悄然複活,得以新生。這就告訴我們,典當業的存在和發展的确有其充分的合理性;典當業的性質、特點、功能和作用,完全适合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需要;典當業是當前和今後都應當給予支持和促進的一個行業。

一、典當業的消亡
1.舊典當的延續
  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成立,宣告了中國半封建半殖民地社會制度的徹底結束。然而解放後,典當行并沒有馬上被鏟除。隻是随着資本主義工商業的社會主義改造運動逐步興起,這才使典當行的日子開始越來越不好過。1954年 11月23日,中國人民銀行總行召開了一次反高利貸座談會,指出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在借貸方面的鬥争日益尖銳化,明确了在農村應以信用社的利率作為借貸利率的合法标準,從而對坐落在一般村鎮的典當行構成了一種新的限制。

2.短暫的典當空白
  1956年初,中國的私人典當業完全實行了全行業公私合營。在一些城市中,它成為中國人民銀行有關分支行領導下的專門辦理小額質押貸款的獨立經營機構--小額質押貸款處。至此,典當行才開始在中國大陸徹底絕迹。

但此時的小貸處仍有典當行的影子,基本上沿用典當模式運作,故實際上是舊式典當業的一種轉型或改造,尚屬于舊式典當業向典當空白期的過渡形式。然而,由于全國各地的經濟發展狀況并不平衡,典當空白的出現亦有早晚。  

二、典當業的複出
1.典當業複出概況
  鬥轉星移,滄桑巨變。20世紀80年代末期,曾被定為剝削制度殘渣餘孽的典當在中國大陸消亡30餘年之後,竟又奇迹般地死灰複燃了。1987年12月,四川省成都市開辦了新中國第一家典當行--成都市華茂典當服務商行,率先恢複了古老的典當業。這個頭一帶,好比提起一道洩洪的閘門,興辦典當行的大潮迅即随之而來,不久就遍及全國。其中浙江溫州跟風最緊。

  1988年興辦典當的還有遼甯、山西、廣東、福建、海南、吉林、貴州等省。

  5月,沈陽市商業典當行挂牌亮相,成為東北地區最早成立的典當行之一。其服務宗旨是:"發展經濟,服務群衆,誠實守信,方便快捷。"其經營範圍包括服裝、家用電器和金銀飾品等。當時,由于北方地區社會上對典當認知和了解的人比較少,典當業務難于很快拓展,故其年度典當總額僅為l00多萬元。

  7月,山西省運城地區稷山縣典當商行露面。這是一家由幾個農民合夥成立的典當行,它除從事典當外,還有違法超範圍經營的情節,後來在清理整頓非金融機構的過程中被停辦。

  8月,廣州長壽典當行成立。它是廣州市改革開放後設立早的典當行,一開始就以發展經濟為目标,貫徹執行"忠誠信,方便群衆"的宗旨,日常服務對象的重點是公民個人,經範圍以黃金飾品、高檔手表、家用電器為主。由于廣州地區經比較發達,人們的思想意識比較開放,故利用典當方式融資的很多,緻使該行每天從早到晚客流如雲,員工忙得不亦樂乎,全天連續營業12個小時,節假日也不休息。

  上海也在1988年重新興辦典當。那裡的第一家典當行是上海恒源當鋪,該當鋪由上海市虹口區商業服務公司組建。他們得知成都等地出現典當行後,便很快設立了典當籌備組,一方面趕赴四川等地調研考察,設計方案;另一方面派出人馬奔走于所在區人大、工商局、公安局、銀行等有關主管部門。得到的回答,有贊成試點的,有心生疑慮的,更多的是問:"什麼店不好開,卻要開當鋪?"有的幹脆拒絕,明确表态不允許。然而畢竟是在改革開放的年代,幾經周折和等待,1988年秋天,上海恒源當鋪終于開張營業了。

  恒源當鋪的誕生,标志着典當業在中國最大城市的複出。它無疑對國内其他大中城市産生了更加重大和深遠的影響,為促進日後新中國典當業的強勁發展,貢獻了自己的力量。

2.典當業複出原因
  典當在中國絕迹30多年以後又梅開二度,重新登上曆史舞台,并非一朝一夕之功,而是有着極其深刻的經濟、政治、思想、社會乃至國際的原因。

其一,市場經濟發展的需要是典當恢複的根本原因
  1992年10月召開的中共十四大,确定了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政策,這是對中國改革開放十幾年來各方面成功經驗的系統總結。實際上,自從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随着興辦特區、發展私營工商業、搞農村家庭聯産承包制等一系列重要經濟體制改革的進行,市場經濟的步伐早已邁開。

  市場經濟的進一步發展,要求有更多種類型的金融機構為之服務。對此,中國金融界開始尋找對策,醞釀改革,徹底打破金融領域長期以來,"隻此一家,另無分店"的沉悶局面。1979年2月,中國農業銀行恢複;3月,中國銀行從中國人民銀行中分設出來;10月,中國國際信托投資公司成立;1981年12月,中國投資銀行誕生;1984年1月。中國工商銀行組建。

  然而,盡管金融機構重大改革、各類銀行破土而出,給蓬勃發展的社會主義經濟注入了新的活力,但它對于私貸業務日益增大的廣大人民群衆來說,仍有許多不便之處。總之,國有銀行的的私貸業務遠遠不能适應市場經濟中非公有制經濟成份逐步擴大和發展的需要。在這種情況下,典當行作為能在一定程度上開展私貸業務的金融機構,就理所當然地具備了重新問世的客觀條件。

其二,改革開改政策的實行是典當恢複的前提條件
  市場經濟的發展為典當行東山再起提供了良好機遇。但要抓住這一機遇,把可能性變為現實性,還依賴于中國改革開放政策的進一步實行。

  随着市場經濟的不斷升溫,中國金融領域的改革力度也在加強。

  中國金融界在實踐中開始認識到,除信用放款形式之外,擔保放款形式的重要性,并逐步加以提倡。而這種提倡,正是以專營質押放款為業的典當行得以複興的前提條件,它反映了中國改革開放步伐在市場經濟發展過程中的加速行進,和金融體制改革在金融機構結構方面面對市場經濟大潮撲面而來所進行的有益探索。

其三,思想政治觀念的轉變是典當恢複的重要原因
  典當行自50年代後期在中國大陸走向墳墓以後,幾十年來,人們對它的評價無一不是戴着有色眼鏡給予嚴厲指責,而且各種偏貝,根深蒂固,甚至直到90年代初期仍罵聲未絕。《辭海》(1979年版)在解釋"典當"辭條時稱其為:"舊中國以收衣物等動産作質押,向勞動人民進行放款的高利貸機構。……利率極高,剝削嚴重。"同年出版的《現代漢語辭典》也說:典當行是"舊社會專門收取抵押品、放高利貸的店鋪。"1985年出版《經濟管理大辭典》指出,典當行是"舊中國以實物抵押為條件的一種高利貸。"1990年版《中國金融百科全書》認為,典當行是"重利盤剝貧民的信用機構"。而1991年出版的《簡明資本論辭典》則這樣描述:"向當鋪借款的多數是農民和城市貧民,當鋪對他們進行慘重的剝削。"以上論斷,并非來自中國全部權威出版社,但從中我們已經可以看到,人們對典當行的認識是何等的固執和偏頗。明顯帶有片面性卻不求改正。究其根源,就在左的思想的長期影響,造成認識論上的形而上學。

  随着思想解放程度的提高,人們對典當開始有了比較客觀公正的認識。1988年版《辭源》說,典當行是以"經常押物借錢的店鋪。"1990年出版的《物源百科辭書》指出:"從曆史的觀點上看,典當隻是一種經營方式。"1992年版《中央銀行知識辭典》也說:"典當商行是經營小件動産抵押放款的信用機構。"這裡我們看到,對典當的解釋已沒有了政治色彩,而是實事求是地予以評價。實踐告訴我們,若要在中國大陸上從事改革,推行市場經濟體制包括重新恢複典當業,必須有股闖勁,甘冒風險。不怕有點資味,而這一切,都離不開思想認識的徹底轉變。隻有摘掉有色眼鏡,實事求是地看待一切事物,才能在各個領域,包括金融領域裡邁出新的步伐。典當的複興,正好從一個側面說明了這-點,它是人們思想政治觀念徹底更新的産物。如北京出現的第一家典當行--金寶典當服務行,早在1992年5月就開始籌建,但因主管部門及有關市領導遲遲拿不定主義,就是批不下來。後經市最高負責人批示"先試辦一個",才得以從同年11月20日挂牌試營業。

其四,曆史文化傳統的存在是典當恢複的社會基礎
  典當在中國源遠流長,一直存在了千餘年,已如前述。它反映了典當業不僅是商品經濟領域裡卓有成效的金融行業,而且也反映了中國人民在商品貨币關系發展過程中對典當行這種民辦金融機構的傳統接受程度。這種曆史文化傳統表現在兩個方面。

  第一是在借貸方面。中國過去是小生産者的汪洋大海,小生産者長期滿足于自給自足的自然經濟,信奉萬事不求人的思想。偶遇生活及少量的生産急需,也僅以取得小額貸款為主。在封建社會金融機構缺乏的情況下,隻有經營質押放款業務、利息尚可接受的典當行,最适合他們的需要。除此之外,小生産者則被迫求助于民間直接信用即高利貸。近現代錢莊、票号、銀行相繼出現之後,小生産者的這種借貸傳統仍未有大的改變。進入社會主義社會,由于典當行的消亡,受小生産者曆史文化傳統深刻影響的廣大人民群衆,在往行社籌款不易的情況下,便把借貸方向主要轉到民間借貸這種惟一被其早已習慣的借貸形式上來。解放以來至今,民間借貸始終存在,且政府屢禁不止,最後隻好不禁,就是證明。

  第二是在放貸方面。典當行是中國曆史上出現最早的金融機構,并且延續的時間最久。這種情況導緻曆代造就和培養了相當一批經營典當業的專業人才,同時在許多省區形成了根深蒂固的經營典當業的曆史傳統。以山西省為例。山西人擅于經商,由來已久,著稱中外。尤其是在金融業方面,均營放貸的票号、帳局、典當号稱三大支柱。晉商開當,規模宏大,蔚為壯觀。清乾隆九年(1744年),全國典當行萬餘家,山西一省就占4695家;光緒十三年(1887年)前後,北京以外的典當行有7000多家,山西一省則有1713家;清末民初,北京有典當行200家左右,而其中殷實大戶皆為晉商,各把持一二十家或二三十家典當行不等,至少約占京當數目的一半以上,人稱"山西屋子"。時有民謠雲:"西商妙算果通神,典當重開用現銀;就便新爹能出世,三分一律不饒人。"如此開當傳統,對後世頗有影響。盡管建國後典當行已經銷聲匿迹幾十年,但畢竟有人對此輕車熟路、興趣濃厚。随着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不斷發展,晉商開當之風再度興起。最早經營典當行的是山西運城地區、臨汾地區和晉東南地區的晉城縣,尤以運城地區為盛。

其五,國外典當潮流的影響是典當恢複的動力之一
  典當業是人類曆史上最古老的金融行業,典當行作為世界各國普遍出現的金融機構,幹百年來滄桑多變、盛衰交替。然而,在中國典當業處于人為消亡的年代裡,盡管國外典當業也由于生産力發展、社會富裕程度提高、銀行業務繁榮等因素趨于低潮,但卻始終存在,尤其值得注意的是,近一二十年來國外典當業又開始重新倔起,且漸有趨于興旺之勢。

  國外典當潮流的再度湧動,有兩個十分明顯的特點。

  第一,典當行數量猛增,生意格外興隆。從歐美國家來看,本世紀七八十年代是典當行步入衰落谷底的階段。例如在英國,截至70年代,典當行的總數已不足50家,與當年倫敦一地就有240家典當行的盛況,絕不可同日而語;在美國,自戰後以來,典當行數目便呈逐年下降的趨勢,到80年代已陷入陰雲密布之困境。然而,随着社會經濟發展魔術般的變化,一些發達國家的典當業又開始走出低谷,出現複蘇,并再次進入黃金時代。1990年,英國典當協會的會員增加到200家,其中較大的一家典當行擁有29家分店,而到1992年底,會員已躍升到250家。美國近10年來,典當行總數增加了33%,而得克薩斯州一地的典當行則翻了一番,其中一家還在許多州設有分店,1991年經濟效益高達2億美元。目前俄羅斯首都莫斯科也有10多家典當行,這是前蘇聯時期少見的社會經濟現象。

  第二,經營範圍擴大,服務方式改進。在收取當物方面,幾乎一切動産都可以質押,而且物品已從過去的低檔為主轉為中、高檔居多。如墨西哥的典當行,除服裝以外,所有物品均可質押。再如台灣,現今典型的當物是電視機、電冰箱、摩托車等耐用消費品,從而取代了過去的衣服、家具。而在英美等國,高級名貴轉車、稀世名畫佳作則是典當行裡常見的質押物品。在日常服務方面,典當行表現得更加提倡靈活性和更加強調優質化。如美國,典當行十分注意改善與顧客的往來關系,通常實行電話預約、派人上門服務等方式處理業務。在德國,典當行則明知一些家庭主婦春當棉被厚衣,為的是把典當行當做保管處以備冬天再贖回穿用,但卻絕不因利小、麻煩而不為。另有一些國家,富人在外出度假前,往往将家中貴重細軟拿到典當行質押,待度假結束後再贖回,把典當行當作保險庫;有的商人則在物品淡季把商品質押,等到旺季來臨再贖回,把典當行當做周轉庫;對此,典當行也從不予以拒絕,一般采取利大大幹、利小小幹的原則,緻使業務空前發展,聲譽甚至超過銀行。

  上述特點,無疑成為國外典當業由衰入盛、起死回生并最終蓬勃興旺的重要原因。随着中國改革開放的不斷深入,世界各國及地區的典當發展概況方面的信息也大量傳入,特别是典當在資本主義國家社會經濟發展中的積極作用,各國經營、管理典當行的方式、方法,都對中國走向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利用典當業有所稗益,應當受到中國金融界的重視,并予以研究借鑒。從這個角度出發,可以說,國際上典當業潮流的強有力的影響,已經不可避免地成為中國典當從消亡到恢複的動力之一。它向我們提出了一些值得注意和思考的問題,諸如:在現代金融機構空前發展的條件下,興辦典當有什麼必要?典當行在社會經濟生活中的基本作用是什麼?怎樣處理好典當行與銀行等金融機構之間的關系?如何依法加強對典當的宏觀管理和調控?等等。很明顯,面對這些問題,我們隻有在經營典當行、适度發展典當業的實踐過程中,才能找到正确的答案。它從根本上取決于我們對典當的正确認識,并且需要我們積極地吸取國外興辦典當的有益經驗,同時不斷探索适合國情、符合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條件下經濟規律的好典當的正确做法。

三、新舊典當業的區别
  衆所周知,典當行自産生以來,在任何社會形态中都是金融機構。但是,在當前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條件下出現的新型典當行,卻與舊式典當行有所不同。換句話說,舊式典當行在社會主義社會獲得了徹底新生。新舊社會典當行的根本區别,主要有以量下幾個方面。 

1.所有制不同
  舊式典當行無論是在封建社會還是在資本主義社會,且無論民辦、官辦,都是生産資料私有制經濟的産物,而新型典當行則是生産資料社會主義公有制的産物。近年來中國出現的各類典當行,絕大部分是民辦性質的,但也有一些屬于官辦,即國有企業。其中前者為集體所有制,因其是所謂"國營店、集體照",即"是以股份制為财産組織方式,面向居民、個體工商業者、私營企業、集體企業招股的、獨立核算、自主經營、自負盈虧的集體所有制性質的企業法人?quot;如北京當時僅有的二家典當行,一家是北京市金寶典當行,它是中國人民保險公司北京市分公司下屬的第三産業;另一家是北京市阜昌典當行,系由北京市西城區物資回收公司所辦。而後者為全民所有制,如經上海市人民政府财貿辦公室批準組建的上海市貿易信托總公司下轄的8個直屬單位之一--上海典當行。由于中國現行法律明令禁止私人從事金融業,如《中華人民共和國銀行管理暫行條例》第28條指出:"個人不得設立銀行或其他金融機構,不得經營金融業務。"又如《中華人民共和國私營企業暫行條例》第12條規定:"私營企業不得從事軍工、金融業的生産經營",故中國的所有合法民辦典當行通常均非私人開辦和經營,這是新型典當業的顯著特點之一。

2.經營目的不同
  所有制不同是新舊社會典當行最本質的區别,由此又決定了這兩類典當行經營目的的相異性。舊式典當行以剝削為宗旨,唯利是圖、不擇手段,趁人之危、敲詐勒索,成為封建社會、資本主義社會統治階段壓迫廣大勞動人民的有效工具;而新型典當行以服務為宗旨,支持生産、方便群衆、解人之危、緩人之急,是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條件下應運而生的金融機構。二者經營目的的不同,可以從兩個方面突出地表現出來。

  其一是貸款對象發生了變化。舊式典當行是以廣大勞動人民的高度貧困化為基礎建立的,貧富差别擴大,窮人逐漸增多,則典當行自然發達,成為窮人充當經常性當戶的帶有施舍性的金融機構。而在社會主義社會,由于從根本上消滅丁剝削人的社會制度,盡管仍存在着貧富差别,甚至很大,但廣大勞動人民已經普遍解決了溫飽問題,特别是中國改革開放以來,類似舊社會那種多數人食不裹腹、衣不蔽體的景況早已消失。因此,如今去典當行借貸的人,絕大部分都是穿着筆挺、頗為體面的生意人,正所、謂"昔日窮人來,今朝大款入"。典當行門前無窮人,已經成為社會的一種進步現象。

  其二是貸款用途發生了變化。舊式典當行放款,主要是為了救窮,廣大當戶因為貧窮而走投無路,便隻得向典當行求救,從而企望謀到一點生活費用。而新型典當行卻與之恰好相反,它放款主要在于幫助解決當戶的生産經營資金不足問題。流行的說法叫做:救急不救窮、當急不當窮。例如在烏魯木齊中達典當商行,一次來了一位維吾爾族個體戶,進門就說:"老闆,我做成了樁大生意,現在急需5000元現金,我情願用4台日立777型錄相機質押。"話畢,雙方驗貨、簽合同。很快成交以後,這位個體戶便高高興興地手持5000元現金,火速離開典當行。

3.經營範圍不同
  典當行的經營範圍主要反映在當物的種類方面。如前所述,舊式典當行收取的質押品主要是動産實物形态,即有形财産,一般以估衣、首飾、銅錫等為大宗,且新舊不論。它的經營範圍是由其經營的目的所決定的。通常,當物都是廣大勞動人民充當經常性當戶、僅為貸取生活費用而交當的日常物品。新型典當行則因其經營目的發生質的變化,故經營範圍空前擴大,與舊式典當行的經營範圍有着明顯的區别。

前些年的《北京金保典當服務行業務簡介》中規定:"本行接受作為押品的物品,主要包括:
(一)工商企業和個體工商戶的閑置設備、積壓産品、過季商品、多餘原材料、運輸工具等。
(二)城鄉居民金銀飾品、珠寶翠鑽、古玩字畫、有價證券、家用電器、照相器材、高檔裘皮、汽車、摩托車等貴重物品。
(三)其他可作為質押品的物品。

  這裡我們看到,其中有許多可作質押的物品如生産資料、工商企業的産品和商品、個人手中的中高檔耐用消費品等,或者是舊式典當行所未曾見過的,或者是舊式典當行所根本不收的。而更值得注意的是,允許當戶以有價證券充做當物,即不僅僅限于收取有形财産,而且兼收動産非實物形态的無形财産,則充分反映了新型典當行經營範圍的進一步擴大。同時,收當有價證券也符合國際慣例。如美國法律通常規定,當物既可以是一般實物,也可以是有價證券,包括公司股票、政府債券、投資債券、人壽保險單或其他類似票據等。英國法律也明确規定,名類票據甚至手稿都可充當質押品。

  當前中國新型典當行收取質押物品種類的擴大和增多,還可從一些典當行日常大量貯存的當物方面反映出來,如在烏魯木齊最早開辦的華西典當拍賣公司,隻見燈光明亮的營業廳裡,鋁合金櫃台上擺放着照相機、電子琴、進口手表;倉庫内則有高級轎車、機械設備、各式電腦;這些當物如今都是最普遍、最常見的質押品,從而充分說明,在經營範圍上,新型典當行與舊式典當行相比大了許多。

4.經營方式不同
  新舊典當行經營方式的區别,首先表現為當金不同。舊式典當行從剝削角度出發,往往壓低當金,即所謂折當比例常常在50%以下。新型典當行則普遍将當金數額定得較高,目的是最大限度地保護交當人的利益,真正滿足其生産經營或消費的需要。在這方面,當時中國有關部門曾做出詳細規定:"典當的拆當比例,一律按當品評估的價值計算,最低折貸金額不得低于現值60%,最高可達90%。"不難看出,此處規定的當金起點是相當高的,其幅度也是相當大的。據此,國内大多數典當行在實際執行過程中雖有所變通,但基本上符合國家高當金的指導性原則。

  其次,新舊典當行經營方式的區别還表現為利息的不同。這種不同并非利息高低多寡之差異,而是在利息結構,利息與當期的關系方面存在着差異。

  關于利息結構,舊式典當行隻公開收取單一利息,通常不收附加費用且受法律禁止。如清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蘇州昭文縣對于典當行除利息外加收棧租費予以查禁稱:"該縣鄉典苛索出棧,應請勒禁",并嚴厲宣布:"嗣後鄉民當贖米麥花豆,典當毋得利外苛索出棧錢文。商民屬遵定例,永遠遵守。倘敢陽奉陰違,一經訪聞,或被告發,定行通詳重究,決不寬假。"但這并不等于各地典當行私下不收,也不表明舊式典當行剝削不重。相比之下,新型典當行根據社會曆史條件、客觀經濟狀況的變化,公開提出收取廣義的當息--服務費。如北京的兩家典當行當年都一緻規定,"按典當金額收取服務費(包括利息、稅金、管理費、保險費、棧租費等)",并聲明"服務費在支付當金時即行扣除。"利息結構的如此擴大,是中國現行法規所允許的,據當初有關部門規定:"典當利息标準可以隻收利息,不收其他費用(如保管費、保險費、手續費等),也可既收利息,又可以收其他費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