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
藏品搜索
你的位置:首頁 > 典當百科 > 典當課堂

典當發展中的幾個改革問題

2017-09-09 17:19:05      點擊:
反省典當行業伴随中國經濟前30年(1978--2007年)高速發展,在當前經濟下行階段,典當發展又陷于沉寂,因此及時調整典當在新常态下的定位和經營規則,才能保證典當對于中小微企業經營資金的拾遺補充功能,發揮其額小、短期、操作簡便快捷優勢,讓古老的行業煥發新的風采。
  一、 強化當物的系統化管理
  典當比之于其他金融産品,極其重要的一個特征是要有物(即要有當物。其中,典當與金融租賃的共同點是有物:當物和租賃,其差異在于典當期短,金融租賃期長。參見羅曉春《以物融資》)。傳統的典當隻認物,當代以金融理念經營典當則既看物,也看人。因此,無論怎樣,當物的管理在典當經營中,尤其是典當終極風險控制中,都顯得特别重要。從實際經營來看,當物的管理重在系統化化而不是時斷時續的零碎性管理。
  當物的系統化管理主要在以下幾個方面:
  1、當物的所有權管理。即當戶隻能以自己的物來出當,決不允許以他人之物,或借來之物出當。當戶以自己沒有所有權的物來出當,就是違規的,有詐當之嫌疑。作為典當經營者,第一步就是要厘清當物的所有權:準确查驗購買合同,捐贈、繼承文書,發票等,如果當戶均不能提供,當戶對當物來源的陳述、自有物品的承諾和公證則是必須的。
  2、關鍵是當物的處分權。物的所有權在法律上細分為四項基本權能:占有,就是對物的實際管控;使用,就是對物的運用,發揮物的使用價值;收益,就是通過财産的占有、使用而取得經濟效益;處分,就是财産所有人對财物在事實上和法律上的最終處置權。當戶則必須要有對當物的最終處分權(續當,贖當或棄物而去——絕當)。
  3、國家法律、政策規定禁止流通的物,不能作為當物。比如槍支、彈藥、毒品、公文、印章、證件等。
  4、屬國家規定統收、專營、專賣物品作當物時,典當行應當取得有關管理部門的批準。處置這些絕當品時,也要報相應部門批準或交指定單位代售。
  5、典當行不得使用、出租當物。在當代市場經濟條件下,經與當戶商量并取得利益分享或一緻意見,按新的契約,典當行才可以将“閑置”的當物加以合理運用,發揮其經濟作用,是一舉三得之策,宜支持、發展。操作中要強調的是安全和三方意見的一緻。
  6、當後管理。當代的典當基本轉到為中小微企業提供短期、快捷的流動資金服務,也出現大量的房地産抵押委托貸款。因此,貸後對當戶生産經營狀況的及時把握,查看當物(抵押房産)的物理安全和市值變動,調查抵押權證的規範(以防一物多貸等詐騙,成都金控典當在四川仁壽的一樁典當業務正因為勤查勤驗而防範了當戶的虛假詐騙而保證了當金的終極安全)。
  7、絕當物的處置。典當行必須走專業化經營之路,形成一兩個行業為主,再兼顧二、三個行業。由此對當物的價值、折舊規律和二手物的市價走勢,交易場所與交易規則都有較為充分地了解和把握,才能迅速處置、變現絕當物,實現“錢出去(出當),錢回來(贖當,處置絕當)”的金融經營而不是變典當為投資或(低價)購買——錢出去,物回來(參見羅曉春《以金融理念經營典當》)。
  現實經營中,按2005年商務部、公安部頒發的《典當管理辦法》(以下簡稱05版管理辦法)規定,處理絕當物的數量界線,3萬元以下才能自行變賣或折舊處理(且損溢自負),隻宜生活品典當,典當主要服務于中小企業流動資金後,建議此線應提高到30萬元。
  二、典當行的融資、負債經營
  1、分級控制典當行的負債率與負債額。
  任何企業都有負債發展的權利和機會,隻因行業特征而區别負債率的高低與負債額的大小。05版管理辦法隻允許典當可對外負債不超過資本金(新企業)或所有者權益(老企業)的100%,即負債1倍,而2013年國務院辦公廳“關于加強影子銀行監管有關問題的通知”要求,典當行業“不得融資放大杠杆”,目前典當基本難以從銀行融到新的資金。
  我們強烈呼呼,典當的主管部門——商務部及各地商務主管部門要深刻調研反思典當的經營規律和獨特的業态,轉變過時的傳統觀念,制訂更加科學、合理的監管政策,應采取(因規模大小、經營好壞,抗風險能力強弱等)區别對待原則:對一般典當行,控制1倍負債;對經營得好,規模大、抗風險能力強的優秀公司,允許2—3倍(所有者權益)負債,以充分發揮其資本放大功能,為實體經濟服務。有了這樣的大政策,具體到各個典當行能否實現融資,交給債權人去決定。舉個例子,同屬商務部監管的(内、外資)融資租賃公司,行業管理政策允許其租賃資産可做到資本金的10倍,即可負債9倍,但通常銀行隻給租賃公司貸3—5倍,能做到7—8倍(如成都金控融資租賃),已屬鳳毛麟角。換而言之,過緊的行業監管政策會束縛典當行業發展的手腳,壓縮行業發展的空間。
  2、不宜限制債權人的種類。
  05版管理辦法規定“典當行不得從商業銀行以外的單位和個人借款。”顯然對債權人的過度限制,已不合時宜。其實,隻要不超過負債紅線,典當行從哪裡融資都是一樣的,除了商業銀行,還有政策銀行、外資銀行、信托、基金、小貸等非存款類放款組織,都是規範的債權人,都可為典當提供經營資金。典當行業當歡迎與更多的債權人合作,尋找更可行的融資渠道,而不是将他們排斥在合作夥伴之外。
  3、不宜限制外地債權人提供資金。
  05版管理辦法規定:“典當行不得從本市(地、州、盟)以外的商業銀行貸款。”将外地的商業銀行等債權人排斥在典當的債權人之外,值得商榷。債權人一般不傾向于向外地客戶發放信貸,一則可避免信息不對稱,避免陷阱;二則可節省管理成本;三則方便溝通;四則有利于屬地發展。但絕對不是不能開展異地業務,比如信托就是全國開展業務,不受注冊地域限制的。而典當行作為債務人,更不必限制外地債權人向我方提供資金的自由。
  4、不宜限制典當行之間的拆借或變相拆借資金。
  不同典當行各有優勢,有資金優勢者向有業務優勢者同行拆借可整合雙方各自優勢,變不可能為可能,有利于行業的發展和業務的開拓。對典當行同業拆借的管理,隻是應參照銀行同業拆借、融資租賃的轉租賃、保險的再保險、擔保的再擔保等同業業務規則,而對典當同行拆借的規則、規模,作出專門的規定。
  5、典當行的資産證券化要加快前行。
  05版管理辦法規定:“典當行和當戶不得将當票轉讓,出借或者質押給第三人。”對于當戶而言,當票隻是一個負債的憑據,不可能轉讓,出借或質押給第三人(會有人接手擔債麼?!),相應規定典當行作為債權人也不能轉讓(給有典當資質的同行),出借或質押給第三人,已違背了一般債權人的權利(問題的關鍵應在于受讓,受抵押者是否接受),也與典當資産證券化的大趨勢相悖,更阻礙了典當同行的合作。對于此禁止流通轉讓典當資産的條款,宜停用廢止。
  三、典當的對外投資原則
  05版管理辦法,不許典當對外投資,有違公司法——對外投資是一個企業的基本權利,不容剝奪。典當管理辦法隻能限制其對外投資的比例,或倡導其向金融領域、向典當同行投資,或投資發展連鎖典當,建立上規模的、全國性的典當集團。
  四、風險分散
  金融業經營的是資金、信用,管理的是風險。管理風險很重要的一條原則就是分散風險,而不緻于風險過度集中,以免一旦出險就是滅頂之災,而将單筆風險控制在自己可承受的範圍之内。
  1、數量上充分分散。
  05版管理辦法規定:“典當針對同一法人或者自然人的典當餘額不得超過注冊資本的25%”,我們認為限額過高!單一客戶集中度達到四分之一,極端地說,最大4個客戶可用完資本,一個出險不良即高達25%。建議參照其他金融業的标準,特别是對于資本金超過1億以上的大型典當行,将單一法人客戶資産比例降為10%,即十分之一,而對單一自然人典當額則不超過5%為宜。我們調查J典當行,資本金1億元,典當餘額1.32億元,共28個客戶,戶均當額不到500萬元,但1000萬元以上的4戶當額3700萬元,占總當額的28%,500—1000萬元當額的9戶5950萬元,占總當額的45%,二項大中額典當(即500萬元以上)占到73%,相應地小微業務僅27%。簡而言之,J典當行四分之一為小業務,四分之三為大中業務,風險集中度過高。當務之急就是加大500萬元以下的小微業務,适當增長500—1000萬元的中型業務,控制1000萬元以上大型業務的增長。
  2、行業分散。
  全國典當行業的當物過分集中于房地産行業,房産典當占到一半以上。上述J典當行房地産行業的典當額達到1億元,占總當額的比例高達75.8%,近兩年房地産低迷,典當業也品嘗到流動性風險的苦果。因此,在專業經營背景下,一個典當行依據當地的經濟結構,發展趨勢,結合自身的優劣勢,選擇一、二個行業為主,兼顧二、三個行業,以避免資産過度集中和見啥做啥,一盤散沙,毫無專長的兩極分化問題。
  此外,如果說典當持守穩健經營、謹慎運作原則,“典當行不得委托其他單位和個人代辦典當業務”(05版管理辦法),是擔心别人作不好,不規範而搞砸我們的品牌而予以控制,尚屬可以理解。但規定典當行“不得向其他組織、機構和經營場所派駐業務人員從事典當業務”,既不符合多渠道主動營銷,排斥了優勢互補的合作,更有坐店等客上門的懶惰,不符合主動上門、走近客戶、走進市場的現代服務理念,因此這樣的規定應廢止,而鼓勵合作,将典當規模做大,讓典當的獨特優勢為更多的中小微企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