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
藏品搜索
你的位置:首頁 > 典當資訊 > 典當新聞

奢侈品典當 能否解開典當業“困局”

2017-09-14 16:23:18      點擊:
奢侈品典當 能否解開典當業“困局”
      
       在剛剛結束的中央金融工作會議上,習近平強調,要改善間接融資結構,推動國有大銀行戰略轉型,發展中小銀行和民營金融機構。作為國内最早出現的民營金融機構,典當業的發展前景是否可期?
 
  典當“困局”因何而起?
 
  據全國典當行業監管信息系統顯示,截至今年6月,全國典當行業負債合計和典當總額略有下降,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上半年,典當業全行業實現營業利潤6.8億元,同比降低11.2%;淨利潤4.1億元,同比降低16.3%。而出現虧損(營業利潤為負)的典當行有3827家,虧損面接近半數。相當多的典當行支撐不下去,紛紛關門,以安徽省為例,全省三百多家典當行隻有二百多家能夠開展業務。
 
  中金投集團利潤中心總經理楊磊在接受中國經濟網記者采訪時表示,典當業出現巨大虧損還是經濟周期下行所緻。據他介紹,很多典當行實際屬于民間融資平台,受經濟下行的影響較大,抗風險能力比較弱小,如果發生經營危機,但沒有足夠的盈利來彌補風險損失,就會使得典當行的資本不斷被侵蝕,最終造成資本清償力不足,賠掉全部資本。
 
  據楊磊介紹,典當業雖然具備金融機構的部分特征,卻無法公開融資,隻能依靠企業自身的資金積累來維持運營,相對于大型典當行,一些小型典當行抗風險能力比較弱,如果自有資金不足,可能一夜之間就會出現滿盤皆輸的局面。
 
  “新業态”典當能否力挽狂瀾
 
  和典當行行業黯淡的大環境相比,民品典當成為整個行業的一抹亮色,按典當總額計算,2017年1-6月,房地産典當業務占51.17%;财産權利典當業務占15.76%,而包含汽車、奢侈品、藝術品等在内的動産典當業務占全部業務33.07%,比重有所上升,而且相較于動辄幾百萬上千萬的房産典當,民品典當也有“重量級”手筆。
 
  中金投集團民品事業部總經理王紅告訴記者,有些珠寶公司就是以原料作為抵押物來進行融資,而且數額相較于不動産典當業毫不遜色。“有一家公司用和田玉石原料作為抵押物,那塊原石有一米多長,市場價值超過三千萬,典當金額為一千萬,這種金額在典當業算是比較大額的。”
 
  王紅告訴記者,業内所知的典當業三大風險分别是誤收贓物、估價失誤和絕當變現。在民品典當中體現的尤為突出。以珠寶原石為例,“一些民品典當經驗比較豐富的典當行則可以通過原石加工成工藝品進行銷售,來回籠資金。而如果是小的典當行,在原石變現上有困難,而且占用了相當多的資金,這一單很可能就變成燙手山芋,吃不下也拿不住。”
 
  “八百車位”當出了八千萬
 
  典當品種的豐富不僅僅體現在當品上,為了增加業務量,一些不常見的典當物也紛紛成為典當業新寵。贖樓貸、車商貸、招标保證金貸、拍賣貸……形形色色的新産品展示了典當行的差異化競争思維。楊磊表示,由于銀行在放貸時比較看重抵押物,企業在取得貸款後,基本有抵押價值的資産都已經被抵押了,如果遇到經營問題,将會面臨無物可抵的窘境。典當行也隻好“看人下菜”,楊磊給記者舉了一個例子,有一家房地産公司需要短期資金拆借,但是已經沒有正常抵押物了,所剩的資産隻有八百多個車位和一間三千多平米的會所,由于企業的經營狀況良好,典當行同意用車位做抵押,給企業放款了八千萬,緩解了企業的難題。
 
  除了特殊典當品,典當業也出現了“合同典當”的新業态,全國典當聯盟原秘書長李忠義舉了一個例子,有一家生産腸衣的公司,由于是輕資産企業,沒有抵押物,無法從銀行取得資金,能夠抵押的隻是腸衣包裝生産品,這種産品幾乎沒有價值。典當行經過調查企業的發展狀況,發現這家企業的生産狀況良好,有大量訂單合同,于是就大膽融資,取得了雙赢的結果。
 
  李忠義認為,典當行必須尋找社會痛點,發揮靈活性的優勢,将業務延伸到金融機構無法觸及的領域,将應收賬款等财産權利納入質押物的範圍。不過他也表示,由于大部分典當行本身還是很缺乏專業精深的金融人才,而購銷合同的多頭性、執行真實性、履約實際情況不明性、借款人經營的債務隐蔽性、評估的極端專業要求等諸多未知障礙,讓典當行在開展财産權利典當業務上如履薄冰。